2017/4/7 6  
2017/3/5 6  

挺好。新的一年第一天结束了一小段小插曲。
经历了患得患失,试探与控制不住的投入,总算在刚才翻篇儿啦。

那就翻篇儿吧。

希望新的一年,自己健健康康,开开心心。 !
有个男朋友!有个男朋友!有个男朋友!

今年嘛,要迷人又可爱,做个内心强大的甜姐儿!心态放平稳! 耶!
 
2017/1/1 3  

我好喜欢坦荡漂亮风情万种的人啊!

 

【Graves/Credence】纸船

啊写一发。无情人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纸船

这事儿发生有多久了?Graves也懒得去计算。最开始是在暗巷。为了诱哄黑头发的年轻人为他做事,握住苍白后颈时手心感受到温热。可能因为是冬天,简单接触带来的温暖和对方瑟缩顺从的样子格外合Graves的口味。他像满足的大猫一样懒洋洋地眯了眯眼睛。

后来就去了只有一张破旧床铺的地下室。这意味让年轻人一贯的躲躲闪闪,可是当Graves欺上去,小声问他要不要继续的时候,留着傻气刘海的年轻人却只是喉头滚动,怔怔地看他,眼睛里有极难得的欲望。

对Graves来说,印象比较深的大概是解开Credence的衬衣...

 

© 冉长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